联系律师

河南前行律师事务所

  • 联系人:朱品文
  • 电 话:18237581108
  • 邮 箱:18237581108@qq.com

刑事辩护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律师文集 > 刑事辩护

平顶山律师朱品文为张某某涉嫌诈骗罪的辩护词

发布时间:2019-03-27 16:46:46    浏览次数:213


 案情概要:特大诈骗团伙成员之一被告张某某,涉嫌构成诈骗罪,涉案金额200多万,整个团伙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于2017年8月被郏县公安局拘留后被郏县检察院批准逮捕,检察院公诉意见认为本案诈骗金额特别巨大,建议量刑十年以上。2018年8月17日郏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平顶山律师朱品文为期辩护,最后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

 辩 护 词


河南前行律师事务所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家属及本人的委托,指派朱品文律师作为本案涉嫌诈骗罪被告人张某某的辩护人,现依法出庭履行辩护职责,并就本案客观事实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关于本案的定罪及犯罪事实的认定问题

(一)首先,本辩护人对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张某某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构成诈骗罪的指控,没有异议。

(二)公诉机关对本案犯罪事实的认定存在部分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

理由是:

1、本案受害人涉案的实际诈骗金额证据不足,具体数额不详。

(1)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并未将客户损失称为被诈骗金额。

公诉书中对受害人的金额损失是这样描述的:“被害人实际损失共计XXX元”,而被害人的实际损失并非法律意义的诈骗金额,这样的描述同时也说明公诉机关在这一个问题上也是比较慎重的,故并未将实际损失金额等同与诈骗金额。

(2)部分客户账户市值的升值来源于其他客户账户的损失,并未进入诈骗集团。

滨海平台作为依法设立的交易平台,其交易规则是透明、合规的,只是由于盘子比较小,容易被人操控。客户入金后,不能排除部分客户通过交易使得自身账户的市值涨了、赚了,而这部分势必有其他客户买单,对应与其他客户资金的亏损。本案中就存在账户市值增值的客户的现象,市值获利的客户其操作是依规合法,故其也是合法占有,对应这部分客户的损失并未进入诈骗集团,不应当列为诈骗金额。

(3)客户损失存在产品的市场自然贬值,并未进入诈骗集团。

(4)被害人实际损失未排除进入平台后独自操作的损失、交易税费等,这些金额也不应当列为诈骗金额。

(5)滨海平台作为依法设立的公开交易平台,客户资金的损失,其流向除了流向诈骗集团的操盘手账户中以外,还存在按照交易规程,合法正规的流向散客户、平台本身,这部分金额不应当列为诈骗金额。

综合上述5点,由于平台上存在资金流向:平台、客户、诈骗集团三方,可以归纳出在滨海平台上:

客户实际损失=流入诈骗集团(非法损失)+流入其他客户账户(合法损失)+市场贬值(合法损失)+平台交易税费(合法损失)

被害人实际损失≠诈骗金额

但是公诉机关在起诉书最后,诈骗金额的幅度判断,又依据被害人实际损失来定,并确定量刑建议,明显缺乏事实依据。

后附犯罪集团操控滨海平台过程分析,并建议法庭咨询参考一下有关证券、期货交易专家意见,进行核实。

2、张某某与同组成员不存在业务合作、互相帮助诈骗、客户无交叉,故对其他人的涉案金额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公司设立业务组,只是方便公司内部管理,小组成员之间并无业务上的合作关系,也不存在小组内部成员之间客户的交叉。起诉状中称“张某某伙同李*、韩**、樊**、张**、周*等5人共同诈骗”张某某与其他五人并没有诈骗某一人的具体合意,另外韩*、张**、周*并不在本案被告当中,也未在之前经过审理,这三人诈骗涉及的金额未经审理如何进行查明?

故公诉机关对本案犯罪事实的认定存在部分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建议法庭能够根据本案客观事实,结合相关法律,对本案涉及张某某的部分事实予以重新作出认定。

二、关于本案的量刑情节

就本案而言,希望法庭能根据罪责刑相适应的刑法基本原则进行量刑。

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张某某在整个犯罪活动中,所起的作用较小,且具有明显的酌情从轻、减轻情节。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1、在整个犯罪活动中被告人张某某不是诈骗犯意的提起者和犯罪活动的组织者,诈骗所用的工具如手机和相关账号均由他人提供。在犯罪活动中,被告人张某某属于“老师助理”的身份,,起的作用也仅仅只是协助,作用相对较小,应认定为从犯。按照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综合考虑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是否实施犯罪行为等情况,予以从宽处罚,减少基准刑的20%-50%;犯罪较轻的,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2、被告人张某某从未有过任何犯罪记录或受过任何治安处罚,是初犯,且参与时间不长,获利也不多,其主观恶意不大,只是因一时贪念以及对法律的无知,参与了诈骗。对于初犯和偶犯,可以结合犯罪原因、犯罪性质、犯罪后果等情况,减少基准刑的5%以下。

3、被告人张某某在归案后,能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方便了办案机关查清整个案件事实,认罪态度好,庭审中能当庭自愿认罪,又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对于坦白情节,综合考虑如实供述罪行的阶段工程度、罪行轻重以及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对于办案机关掌握的证据不充分,犯罪分子如实交代有助于收集定案证据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

4、被告人在本案中的主观恶性不深,具有法定从轻情节。

被告是受他人指使和安排进行工作,作为老师助理及配角,诈骗的成功与否、金额的大小并不是被告人所能决定的,也不是其强烈期待的,因此,被告人在本案诈骗过程中的主观恶性较小。

综上,本辩护人认为,若合理确定上述各个量刑情节的调节比例,并按照《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的规定采用同向相加、逆向相减的方法确定全部量刑情节的调节比例,再对基准刑进行调节,那么,对被告人张某某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应在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内,并判处缓刑。

以上辩护意见,希望能够得到合议庭的采纳。


附:犯罪集团操控滨海平台过程分析

 

图1:邮币卡价格被操控情况下走势图

(1) 在T0-T1阶段:操盘公司(如北京华夏柏茂)入盘,在滨海平台通过市场价格在低价位Q1前大量购入某品种邮币卡,实现高度控盘(机构控盘)。

(2) 在T1-T2阶段,操盘公司控盘后,用少量资金抬升该邮币卡价格拉升至Q2,并造成持续上涨的假象。

(3) 在T2-T4阶段,通过业务公司(如河南中和天成)业务人员吸引客户入市,在高位购买该品种邮币卡,接盘。操盘手在这期间将手中筹码卖出,实现高位套现,盈利,退出。

(4) T2-T3阶段,早期买入该邮币卡的客户实现账户升值,如果在T3前卖出,实现合法盈利。

(5) T4-T5阶段,操盘公司退出后,该邮币卡不再具有热点,关注人少,交易惨淡,自然贬值,甚至退市。

诈骗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