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律师

河南前行律师事务所

  • 联系人:朱品文
  • 电 话:18237581108
  • 邮 箱:18237581108@qq.com

金融债务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律师文集 > 金融债务

民间借贷纠纷(平顶山律师分析第三人代为履行与债务加入)

发布时间:2018-10-15 20:53:00    浏览次数:106

冉富与广安开发区恒源公用工程投资有限公司、重庆戈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6)最高法民申349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冉富。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峨林,重庆百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广安开发区恒源公用工程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奎阁街道石滨路1号。

法定代表人:马宏元,该公司董事长。

一审被告:重庆戈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北部新区鸳鸯街道龙宁路65号140幢1-2。

诉讼代表人:四川圣梓律师事务所,系破产管理人。

负责人:周克虎,四川圣梓律师事务所主任。

一审被告:四川广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广安市城南东方街138号。

诉讼代表人:四川圣梓律师事务所,系破产管理人。

负责人:周克虎,四川圣梓律师事务所主任。

一审被告:邓钢。

一审被告:张勤。

一审被告:邓苏轩。

一审被告:仇博,女,汉族,1982年9月22日出生,住重庆市渝中区金汤街53号18-4。

一审被告:邓丽娟。

一审被告:赵红浪。

邓钢、张勤、邓苏轩、仇博、邓丽娟、赵红浪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汪孝才,四川索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冉富因与被申请人广安开发区恒源公用工程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源公司),一审被告重庆戈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戈卓公司)、四川广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安建司)、邓钢、张勤、邓苏轩、仇博、邓丽娟、赵红浪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渝民终3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冉富申请再审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之规定,请求:(一)撤销二审判决、一审判决第五项,改判恒源公司与戈卓公司共同清偿对冉富所负借款本金977.2461万元及其利息;(二)本案诉讼费由被申请人及一审被告共同承担。事实与理由:

(一)冉富与恒源公司、戈卓公司、广安建司签订的《协议书》系四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协议书》不因广安建司、戈卓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而废止。广安建司、戈卓公司的重整方案已经得到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广安建司、戈卓公司不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第18条对《协议书》享有解除权。

(二)恒源公司签订《协议书》的行为构成债的加入,恒源公司成为冉富的债务人,而不是原判认定的第三人代为履行。《协议书》的签订目的是为了保障冉富债权的实现,恒源公司作为独立主体签订了《协议书》,接受冉富指令,对冉富承担支付义务,债务范围以戈卓公司对冉富所负担的本息债务金额为限,且《协议书》明确约定恒源公司承担独立的违约责任,从债的主体、债的内容、独立的违约责任等多角度来审视,恒源公司的行为均构成债的加入。恒源公司的债务加入行为,属于并存的债务承担,冉富并不免除原债务人戈卓公司的还款义务,冉富要求恒源公司付款,而不是要求破产重整中的戈卓公司和广安建司付款,恒源公司不能以戈卓公司和广安建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为由对抗冉富的付款要求。

(二)《协议书》约定,恒源公司向冉富付款的前提条件是满足恒源公司支付广安建司工程款的条件,恒源公司在条件成就时,仍向广安建司支付工程款构成违约,应对冉富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查明事实,恒源公司已经解除了与广安建司之间的《投资协议书》、《工程施工合同协议书》,恒源公司总计应当支付广安建司工程款51843354元,足以涵盖田流兵2000万元和冉富的1000万元债权。2015年2月9日,恒源公司向广安建司支付了10985480.09元工程款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对农民工的工资并不负有法律上的支付义务。2015年11月13日向广安建司支付的1000万元更是直接违约,没有任何合法抗辩权。因恒源公司违反了《协议书》的约定,应当依法追究其违约赔偿责任。

本院经审查认为,围绕当事人再审请求、事实与理由,本案审查焦点为:恒源公司应否与戈卓公司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第一,冉富与戈卓公司、广安建司、恒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是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原判亦未否认该《协议书》的效力。就《协议书》签订主体分析,四方法律关系为冉富是出借人,戈卓公司是借款人,广安建司是实际用资人,恒源公司是广安建司的债务人。原判对此认定并无不当。

第二,从《协议书》约定内容分析,恒源公司根据《投资协议书》、《工程施工合同协议书》应当支付给广安建司的款项,按以下约定优先支付:首先,该等款项支付田流兵2000万元的借款本息。其次,在1000万元的范围内优先支付冉富;……恒源公司根据上述约定向冉富支付的款项,视为已向广安建司支付了等额款项。恒源公司向冉富付款是基于与广安建司之间的合作开发关系。在恒源公司向广安建司履行付款义务时,需优先支付冉富1000万元,实际上是恒源公司代替广安建司向冉富履行1000万元的债务。恒源公司申请再审称其签订《协议书》的行为构成债务加入。对于恒源公司是否已经加入到冉富与戈卓公司的债权债务关系中,《协议书》未做明确约定,合同内容亦无恒源公司加入到戈卓公司的债务中与戈卓公司共同承担还款责任的意思表示。也不存在戈卓公司、广安建司转移债务给恒源公司的意思表示。在该法律关系中,恒源公司并未成为冉富的直接债务人。《协议书》约定的违约条款,并非债务加入的违约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约定由第三人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的,第三人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债务人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在恒源公司不履行债务或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时,应由戈卓公司与广安建司向冉富承担债务清偿责任。原判认定恒源公司不应对冉富承担债务清偿责任并无不当。

第三,由于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广安建司进入重整程序,查封、扣押、冻结广安建司的所有财产,并向恒源公司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对广安建司承建的“奎阁四期安置房工程”应收工程款及保证金予以冻结并暂停支付,以防止广安建司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恒源公司不能向广安建司支付相关款项,亦不能向冉富付款1000万元。虽然在破产程序中恒源公司代广安建司支付了民工工资10985480.09元以及向广安建司管理人付款1000万元,但其是在破产法院的要求和许可下,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和恢复广安建司生产所支出的必要费用,该付款行为未违反《协议书》的约定,不构成违约。冉富关于追究恒源公司违约赔偿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冉富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冉富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琪

代理审判员  谢爱梅

代理审判员  赵风暴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七日

书记员  王楠楠(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