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律师

河南前行律师事务所

  • 联系人:朱品文
  • 电 话:18237581108
  • 邮 箱:18237581108@qq.com

婚姻家庭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律师文集 > 婚姻家庭

平顶山离婚律师对离婚后财产纠纷诉讼的研究

发布时间:2018-10-12 18:44:48    浏览次数:295

离婚后财产纠纷诉讼是我国近年来比较热门的一类案件,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修订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将其规定为诉的案由。与之相关的内容主要体现在以下条文中:现行《婚姻法》第47条;1993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20条;《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31条;《婚姻法司 法解释(二)》第9条、第21条;2015年2月施行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7条、第34条。尽管已有不少法律条文对此进行了规范,但在司法实践中,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还面临着不少问题需要解决。笔者从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构成要件、第三人加入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等方面展开论证。

一、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一般构成要件

一般认为一个完整的诉是由诉讼标的、案件事实、诉讼主体构成的。

(一)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诉讼标的

1.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诉讼标的的特性

该诉的诉讼标的是原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时,请求法院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尚未分割的共同财产的权益纠纷进行裁判的诉的声明。这里“诉的声明”就是“诉讼标的”。这里“尚未分割的共同财产”仅限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 具体时间计算节点包括办理离婚登记的日期或生效的离婚判决书确定的日期。从定数和变数的角度来看,每一对夫妻间尚未分割的共同财产应当是一个客观的定数。例如,以离婚登记日为2012年6月8日这个时间点来计算,一对夫妻尚有下列共同财产未进行分割:100万元的房产,30万元的机动车辆,某公司50万元的股权,25万元的知识产权,5万元的存款。那么这里共计210万元的5项财产,就是夫妻的共同财产,而且是个“定数”。

换而言之,从应然的角度来看,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诉讼标的的内容是一个“定数”,在具备这样一个特点的基础上,如果将其转换到诉讼程序上,结合“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在诉权行使时,不难得出“原告一般只有一次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进行裁判机会”的结论,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以上述5项财产为例,根据原告主观上对共同财产数量查明的多少,诉讼标的所包含的内容,以及由此引发的诉讼程序存在很大差异的。第一,如果原告一开始就发现了该全部5项共同财产,那么,诉讼标的的内容就是此5项共同财产,只要提起1次诉讼(不包括二审、审判监督程序)就可以完成诉讼程序,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既能有效解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又能提高诉讼效率[1]。第二,如果原告只发现 了其中的4项财产,还剩余1项财产,那么,原告可能需要提起两次诉讼。此时的诉讼标的在形式上存在2个。第三,假设原告刚开始只发现了其中的3项财产,剩余的两项财产也将陆续会被发现,那么,此时原告很有可能需要提起3次诉讼,才能完成所有5项财产的分割诉讼程序。依次类推,单就理论上而言,对于诉讼标的的内容具有“定数”属性的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而言,原告将可能享有无次数限制的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权利。而在此情形下,将会衍生出诸多的理论和司法实践问题。

2.实质上的诉讼标的与形式上独立的诉讼标的的关系

诉讼标的的判断标准关系到此诉与彼诉的区别、诉的合并、诉的变更等司法实践问题。因此,在不同情形之下,清晰地界定出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诉讼标的,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就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而言,由于案件事实的发展,原告可以根据新出现的事实,再次提起诉讼,在此情况下,新提起的诉讼请求均可以构成在形式上独立的诉讼标的,但其新提起的诉讼请求也必须遵循“一事不再理”原则。

总之,由于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诉讼标的在内容上是一个“定数”,实质上,其诉讼标的就只有一个。但由于情势发生了变化,诉讼标的的统一性和完整性随之在客观上受到了影响,为了保护原告的诉权,原告可以依据新出现的案件事实,提起若干次诉讼,这些新提起的诉讼请求构成形式上独立的诉讼标的。实质上的诉讼标的既有可能与一个形式上独立的诉讼标的发生重合,也有可能实质上的诉讼标的由若干个形式上独立的诉讼标的构成。

3.存在若干个形式上独立的诉讼标的时,如何平衡好 原、被告之间的诉权

如前所述,诉的声明是原告在主观上依据自身的判断作出的。以上述案情为例,如果在主观上,原告完全明知有5 项共同财产,但出于一些因素的影响,比如,担心证据不足等原因,原告故意隐瞒其知晓的内容,先对其中的2项财产提起诉讼,等对其有利的情势出现时,再对剩余的共同财产提起诉讼。在此情形下,能否构成对“一事不再理”原则的违反?就理论上来看,原告的这种行为是一种诉权的选择性适用行为,这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侵害了被告的诉的利益, 因为,被告在该程序之中存在着某些诉的利益[2],而这种侵 害行为也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第三人的合法利益,因而, 是一种滥用行为。笔者认为,只要被告有相应的证据证明原告存在这种诉权的滥用行为,法院就可以认定原告已经放弃了对剩余其他共同财产的主张权利。

除此之外,为保护社会成员间交易的安全和稳定,还需要对原告的诉权进行某些限制。以上述案情为例,假设基于这5项财产是由原告依次查明的事实,为捍卫自己的利益, 原告共向法院提起了5次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且第一次与第5次提起诉讼的时间间隔相差了10年。显然,这无论对于诉讼程序本身的价值而言或是对于被告的利益及相关第三人的利益而言都是有害的。

(二)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案件事实

案件事实是诉的重要构成要件。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一般包含以下基本事实。第一,夫妻双方身份关系已经解除的事实。身份关系的解除,是提起该诉的前提条件,也是该诉与离婚诉讼相区别的关键点之一。第二,婚姻关系解除后, 双方之间还尚有未分割的共同财产。如果双方之间没有共同财产,那么,就缺少了提起该诉的必要条件。当然这里有无共同财产的存在,在起诉时要以原告的主观判断为标准。此外,这里的共同财产不但包括积极财产,如物权、债权、知识产权等,同时,也可以包括消极的财产,如夫妻共同债务等。第三,双方之间对共同财产如何处分存在着争议且无法解决。

(三)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诉讼主体

一般认为,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只限于夫妻双方当事人,除此之外的任何第三人不得成为案件的诉讼主体。主要的理由是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是基于原被告之间婚姻关系的解除而引发的,具有人身属性,因此, 诉的主体具有封闭性。但笔者认为,这并不是绝对的。

尽管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与身份关系具有一定的关联性,但不能据此就判定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就是身份关系之诉。首先,财产关系属性仍然是其根本属性。从诉讼标的上来看,其都是围绕财产权益纠纷展开的,并不涉及对原被告双方身份关系的确认或者变更等事项,而且在启动诉讼程序之时,原被告双方的夫妻关系已经被解除。虽该诉也是因婚姻关系终止而引发的诉讼,但并不能将引发诉讼的原因要素与诉讼本身相混同,两者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其次,区分身份关系之诉和财产关系之诉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特定化具有身份关系的当事人,以及保护好当事人的隐私。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主体首先应当特定化,这是不可否认的,但不能由此就将诉讼主体完全闭合起来,在具备一定条件的基础之上,是可以允许第三人加入到诉讼中来的。

所以,财产关系属性应当是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根本属性,且其诉讼主体应当具有双重特点:特定性和开放性, 即夫妻双方当事人是其必需的特定主体,同时,在符合一定的条件下,第三人也可以成为诉的主体。

二、第三人加入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可行性探讨

如前所述,排除第三人加入的主要理由是该诉很有可能涉及当事人的隐私利益。对此笔者认为,在诉讼进程中可以设置一项审查程序,即法院在立案后,对案件先进行是否涉及私密性的审查,如果涉及当事人的隐私利益,那么该诉本身就是一个不进行公开审理的案件,更谈不上第三人加入的问题[3]。相反,如并未发现有涉及当事人隐私利益的内容, 那么,是可以允许第三人加入的。因此,如不根据司法实践的需要,在立法上一味地采取排斥的态度,排除任何诉的合并的可能性做法显然是不能适应实践发展的。

(一)第三人加入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中的诉讼地位

根据第三人在该诉中是否具有独立的请求权,可以对该第三人的诉讼地位进行归类。

第一,第三人对原夫妻双方争议的尚未分割的共同财产享有独立的请求权,那么,该第三人处于类似于原告的诉讼地位。比较典型的有:夫妻共同债务的债权人,因原夫妻一方的转让、赠与等行为而取得财产的第三人等。

以夫妻共同债务的债权人为例,在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背景下,其诉权指向的客体就是原夫妻共同债务人的共同财产,此时如果该债权人单独提起债务借贷之诉,在诉讼程序上,则会面临不同的结局。如果这两个诉恰巧由同一法院进行审理,那么,从有利于保护债权人的角度出发,法院很有可能运用诉讼中止等诉讼程序对债权人的利益加以保护, 但这样的方式又会大大降低诉讼效率。更何况在司法实践中,这两个诉都由同一个法院管辖的几率比较小。因此,如果这两个诉不是由同一法院管辖,那么,这两个诉将会面临各自审理、各自判决的结果。但这其实是对债权人利益的一种损害。如前所述,债权人提起诉讼所指向的财产其实是一个整体,但这份整体的财产恰恰正在另一个法院的诉讼程序中被进行分割。

如果允许这两个诉进行合并审理,那么,上述的诸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笔者认为,一般而言,如果债权人发现原夫妻双方正在进行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那么,其只要向正在审理的法院提出申请,以第三人的身份加入即可。如果该债权人已经在另一个法院提起借贷之诉,并同时发现原夫妻双方正在进行财产分割之诉,那么,在进入实质审理之前,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请,将案件进行移送处理。

第二,该第三人不享有独立的请求权,其一般处于类似于被告的诉讼地位。比较典型是第三人对离婚后共同财产的侵权行为所引起的诉讼。

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是基于离婚后双方对尚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向法院提起的诉讼。在此情况下,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或者其他各种动因的影响,该共同财产受到第三人侵犯或者一方当事人与第三人合谋共同进行侵犯的概率比较高。且这样的案例在司法实践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如甲和乙原是夫妻,双方协议离婚并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离婚协议书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作了约定,包括房产、汽车、股权等,并约定将登记在甲名下的一套房产归属乙,但甲迟迟未履行该离婚协议。在此期间,甲和丁合谋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将这套房子转让给丁,并办理完房产过户手续。为维护自身权益,乙计划向法院提起诉讼。

在未允许第三人加入诉讼的情况下,对本案的处理,常见方式一般有两种:一是乙先以甲和丁为被告,撤销甲和丁之间的买卖协议,再以甲为被告提起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这种方式是相对比较理想的,但在现实中出现的概率会比较小,因为现实中夫妻之间争议的对象仅限于一个标的物的现象比较少见。在此情形下,原告乙一般都是已经提起了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二是乙以甲为被告,先提起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那么,法院应先裁定诉讼中止,待乙以甲和丁为被告并撤销甲和丁之间的买卖协议后,再行恢复。这种情况下的诉讼程序,显然会比较繁琐,且诉讼成本幅度会上升、诉讼效率也比较低下。

如果允许第三人加入到诉讼程序中来,那么,本案在程序上相对比较简单,即首先由法院对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是否涉及私密性进行审查,在确定不涉及隐私利益之后,根据乙的申请或者法院决定将丁列为第三人,最后由法院对甲、乙之间的财产分割纠纷和甲、丁对乙方财产权益的侵害行为一并进行审查、一并进行裁判。

(二)第三人加入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中的本质问题

可以这样认为,与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相关的第三人参与到诉讼程序中来的案件,实际上都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独立的诉。也就是说,第三人加入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本质问题,还是诉的合并问题。

在处理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过程中,既需要在保护好当事人诉讼权利和遵循程序正义价值的原则,也需要充分考虑诉讼经济和效率原则,把诉的合并制度引入,具有必要性和可行性。因为“民事诉讼法上之诉讼合并制度旨在使当事人可以节省劳力、费用和时间,并以防止裁判抵触为其作用。所以,各国民事诉讼法均有共同诉讼之设定及诉的客观合并之规定”。

三、与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相关的其他问题

(一)诉的管辖问题

新施行的民诉法司法解释在第17条、第34条进行了规定,但第17条适用的主体是双方均定居国外的中国公民。第34条虽然规定了约定管辖的制度,但该制度仍然存在漏洞, 即当该诉中不动产是主要的争议对象且这些不动产位于不同的辖区时,如何确定好诉讼管辖问题仍然是一个盲区,笔者认为,在立法上可以参照第17条的规定,由主要财产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管辖较为妥当。换而言之,对于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的管辖问题,首先适用约定管辖原则,没有约定的则由主要财产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二)诉的性质问题

该诉在性质上是属于复合之诉,还是单一之诉。如前所述,财产属性是该诉的根本属性,况且诉讼标的指向的是一个“定数”的整体,不具有复合性,因而,属于单一之诉。

作者:孙新见